章節目錄 第610章 現在就這么肆無忌憚了?

    ,!

    “她有她的事。“

    淡漠的一句話,如常的音色,沒有起伏,沒有溫度,沒有情緒,卻讓幾人聽出了幾個意思。

    湛廉時和劉妗的關系似乎還好。

    但兩人的關系也僅限于還好。

    幾人神色各異。

    唯獨林簾,她臉上依舊沒什么表情。

    在知道自己該怎么做后,她似乎進入了一個狀態。

    無比冷靜的狀態。

    即便現在湛廉時看著她,她也冷靜異常。

    韓在行清楚的看見湛廉時落在林簾臉上的視線,他眼里覆上一層寒霜,握著林簾的手收緊。

    現在就這么肆無忌憚了。

    湛廉時,接下來你想做什么?

    幾人聊天,說的都是各自的近況,但大多是湛樂和湛文舒說。

    偶爾韓在行和林簾說。

    湛廉時說的最少。

    一般都是湛文舒或者湛樂問他才說。

    說的時候也就寥寥幾個字,永遠的惜字如金。

    但大家都知道他的性格,也就沒說什么。

    只是,湛樂和湛文舒聊著聊著便聊到韓在行和林簾身上,問一些兩人的情況,開一下兩人的小玩笑,兩人如尋常夫妻般,如常應對,氣氛倒也融洽。

    而湛廉時就坐在那,似個局外人,又似一個掌控者,看著林簾,看著她臉上的笑,眉眼的溫柔,眸深沉。

    時間很快過去,到中午,幾人留下來吃午餐。

    氣氛依舊不錯。

    韓在行和林簾坐在一起,對面湛樂和湛廉時坐在一起,湛文舒坐主位。

    不過,這位置上還是有講究的。

    林簾的對面按理該是湛樂。

    但湛樂還沒坐下,湛廉時便坐到了林簾對面。

    看到這,湛樂有些尷尬,有些復雜。

    她感覺今天廉時很不對勁。

    一直看著林簾不說,還故意坐林簾對面,廉時想做什么?

    湛樂不放心,可她又不好說。

    正好這時候,湛文舒的聲音落進耳里。

    “樂樂站著做什么?坐下啊!”

    湛文舒讓人把最后一道菜端出來,好似未看見湛樂臉上的復雜,招呼著湛樂。

    招呼湛樂了,對坐在對面的韓在行說:“在行,你坐你小舅對面,你們兩個久沒看見了,好好說說話。”

    湛家沒有桌上吃飯時說話的習慣,湛文舒這么說,明顯就是找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讓韓在行和林簾換座位。

    “嗯。”

    韓在行對林簾說:“你坐這邊。”

    “好。”

    林簾坐到韓在行剛坐的位置上,剛好和湛樂對上。

    然而湛樂并沒有放心。

    她很擔心。

    擔心廉時會做什么。

    菜上好,幾人吃飯。

    韓在行夾了魚到碗里,把刺一根根挑了,然后把沒有一根刺到魚肉放進林簾碗里。

    林簾喜歡吃魚,他知道的。

    林簾夾起這塊魚肉吃了,然后夾了塊糯米排骨給韓在行。

    韓在行眼里有了笑,從看見湛廉時那一刻開始一直冷硬的下顎線條也柔和。

    湛樂和湛文舒看著兩人無聲的對對方在乎,心中稍稍放心。x www.x m.x

    不論廉時什么想法,甚至怎么做,也改變不了林簾嫁給了在行的事實。

    這個午餐在幾人心思各異中結束。

    而午餐結束后,湛樂便想說他們晚上要去參加一個宴會,以此讓韓在行和林簾離開湛廉時。

    這幾人在一起,湛樂總是心驚膽戰的。

    但不等湛樂說,湛文舒便說:“前段時間我一朋友家里的金邊蘭我瞧著不錯,移植了幾株過來,樂樂,林簾,我帶你們去看看。”

    不等湛樂回答,湛文舒便對湛廉時和韓在行說:“你們兩個是不喜歡花的,我知道,你們隨意,想去哪玩去哪玩。”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說完,拉著林簾和湛樂去了樓上,看她的金邊蘭。x 電腦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很快樓下便剩下韓在行和湛廉時。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