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九一章 追查幕后黑手

    第191章 追查幕后黑手

    當裴君臨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落下時,全場眾人再次嚇了一大跳。

    “你敢!”

    丹鼎子更是直接抬起了頭,露出那張陰沉如水的面孔。

    至于朱家那邊的眾人,更是臉色徹底變了,他們費盡心機,目標就是為了那株靈藥龍膽木,誰曾想,卻突然冒出來個半路截胡的,硬生生要將龍膽木給搶走。

    這要是讓裴君臨拿走了龍膽木,那么他朱家費盡心血耗時多年的計劃豈不是要付諸于東流?

    一時間,朱家眾人的心情焦躁不安,別提多難受了!

    “裴君臨,你休要妄想!龍膽木乃是我丹宗的鎮宗之寶,是絕對不可能拿出來的!”

    丹鼎子的怒吼聲傳來,整個人呀呲欲裂,緊接著聲調又是一變,變得異常溫和:“裴先生,李先生,兩位都是百年難得一遇的青年才俊,我們丹宗向來喜歡結交賢才,尤其是像兩位這樣出色的天才!”

    “雖然我們現在已經交惡,但其實死的都是一些外人,無所謂的!”

    “只要你們今天放了我,那我丹鼎子可以保證,丹宗之人既往不咎,不僅如此,我們還會成為非常好的朋友!”

    丹鼎子這最后的一番話,真可謂是放低了姿態,他是什么身份,當今丹宗宗主都喊小師叔的人物,雖然實力不咋地,輩分卻是極高,整個華夏國武道界都是赫赫有名,走到哪里都受盡尊敬。

    如今對于一個晚輩姿態放的如此之低,已經是異常難得。

    只是,他顯然錯估了裴君臨的眼界和修為!

    丹宗或許在當今的武道界上已經很強了,可是在堂堂修羅戰將的眼中,依舊只不過是稍微大一點的螞蟻罷了,這樣的勢力想和他交朋友,完全要看裴君臨的心情。

    現在裴君臨的心情就很不好,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況且丹鼎子這一番話,騙騙小朋友或許還可以,誰會相信丹宗是一個善良之輩,真的可以既往不咎?

    “抱歉了,暫且不論你丹宗的友誼靠不靠譜,在我心底,更在意的還是那株靈藥龍膽木!”裴君臨淡淡開口道。

    丹鼎子直接瞪眼:“小輩,你……”

    啪!

    迎接丹鼎子的裴君臨冰冷刺骨的一巴掌,這一巴掌直接甩在了丹鼎子的口鼻上,直接打的他整個人口鼻噴血,仰面而倒,腦瓜子嗡嗡的,好像有成千上萬只蜜蜂在飛舞。

    “老東西,你隨我來,我有一些問題要問你!”

    裴君臨伸出手掌,好像抓小雞一般,一把掐著滿臉是血的丹鼎子脖子從地上提起來,任憑丹鼎子怎么掙扎,都無濟于事,他驚駭的發現,全身法力都無法運轉了。

    “哦,對了!朱震子,你也隨我來一趟!”

    裴君臨走出幾步后,回頭對著發呆中的朱家陣營開口道,然后大踏步走向甲字號別墅。

    “朱二爺,請吧!”

    李超然睜開眼睛,似笑非笑盯著臉色陰晴不定的朱震子,然后在一雙雙的目光注視下,朱震子、李超然、朱莉亞幾人一起消失在前院。

    等到他們離開后,安靜許久的前院頓時如同沸騰的開水鍋,徹底炸開了!

    所有人都議論紛紛,實在是今天他們所見到的事情,太過于驚駭欲絕,竟然有人膽敢挑戰丹宗的權威,而且偏偏妖孽的無話說,就地扣押了丹鼎子,斬殺榮館主、湘西小巫王兩名頂尖強者。

    這是要將天捅開個窟窿啊,所有人都知道,整個中州恐怕要大地震了!

    丹宗作為整個華夏國都排名靠前的大勢力,其內更是有先天強者坐鎮,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臥槽……我終于想起來這江北裴君臨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正在這時,一道尖叫聲突然響起,人群中一個滿臉精瘦的男人一臉神色激動,大家連忙詢問,這江北裴君臨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牛逼,膽大包天,敢在丹宗的頭上褥羊毛!

    “江北地區的裴君臨啊!”

    那個精瘦男人感受到四周一道道炙熱渴望的目光,前所未有的矚目感爆棚,朗聲道:“裴君臨這個名字你們或許會覺得有些陌生,但我說到另一個名字你們肯定就會熟悉了!”

    “他便是最近名動整個大江南北的——裴修羅!”

    “同時他還有一個外號,被譽為百年來最年輕的先天強者!”

    轟!

    好像是一枚深水炸彈投入平靜的湖水深處,當這精瘦男人的話語落下時,人群先是一靜,緊接著立刻掀起了軒然大波,

    不少原本就覺得裴君臨這個名字有些熟悉的人,徹底恍悟,紛紛驚叫著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畢竟中州之地距離江北之地,太遠了,相隔數千里之地,有些陌生真的很正常,不過 ,經過這么一提醒,頓時使得許多人都想起了不久前鬧得沸沸揚揚的江北大事件。

    “媽呀,難怪我之前覺得這么裴君臨名字好熟悉,沒想到竟然是這位大佬!”

    “那可是滅掉江北霸主之一裴家的狠人啊,百年來最年輕的先天強者,難怪敢如此的膽大包天,在丹宗頭上褥羊毛!”

    “不僅如此啊,我還聽說這個裴修羅,在不久之前還進入江南之地,滅掉了江南的張家!武道雙修,稱號真人,一言令下,方圓數里之地的桃花,紛紛綻放!”

    “現在整個江北之地,論風頭最高之人,就是這位裴修羅了!”

    隨著裴君臨的名頭被人爆出來后,越來越多的信息漸漸被挖掘而出,畢竟現在是網絡發達的信息時代,即便是中州之地和江北之地隔著數千里之遠,但網絡上的信息是想通的。

    有關于裴君臨的很多信息,挖出的越來越多,甚至還有人提到了裴君臨滅掉超級勢力海外青洪門七長老的事跡,眾說蕓蕓。

    大肆吵鬧中的大家,沒有注意到,丹宗余留下的一群人,這個時候,臉色徹底變了,有幾名丹宗的弟子飛快離開了吵鬧的人群,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朱家的人也聽到了有關于裴君臨的消息,紛紛臉色大變,所有人都沒想到,裴君臨竟然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裴修羅,被譽為百年來最年輕的先天強者,武道雙修,真龍真人雙稱號!

    這是要徹底變天的節奏么,百年來最年輕的先天強者,正面硬杠丹宗這樣傳承百年以上的老牌大勢力!

    整個丹藥交流會的氣氛徹底變了,一個個男女老少,拿出手機,將這里的消息迅速發了出去,不難想象,用不了多久,整個武道界就會再次掀起軒然大波,震動天下。

    甲字號別墅,低調而奢華的房間里,裴君臨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接過朱莉亞遞來的紅酒,在他的面前,站著鼻青臉腫的丹鼎子以及忐忑不安的朱震子二人。

    突然,叮的一聲,朱震子的手機傳來信息提示聲,他掏出來一看,整張臉徹底變了,瞳孔劇烈收縮。

    信息是他兒子朱康發來的,里面詳細說出了裴君臨的身份,朱震子此刻終于明白,眼前這個年輕人,到底哪里的膽子,敢對著丹宗如此硬杠,感情是一條過江猛龍啊!

    等他抬起頭的時候,看向裴君臨的目光徹底變了,若不是這條信息提示,就算是打死他都不會相信,眼前這個坐在沙發上沈太懶散的年輕人,竟然是一名雙稱號真龍、真人的武道雙修頂尖強者。

    虧他朱家之前還想著把人家趕出去,甚至派出了梅嬸半夜試探,最后差點車毀人亡,人家只是稍微出手懲罰了一下那梅嬸,脫光衣服吊在樹上,這等懲罰簡直是太輕了!

    “朱震子拜見裴先生!恕朱家人眼瞎,不知真人當前!之前種種,還望真人饒恕!”

    得知裴君臨真實身份的剎那,朱震子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驚恐,九十度彎腰大鞠躬,聲音誠惶誠恐,額頭上更是有大滴的冷汗往外冒。

    他這一開口不要緊,直接將丹鼎子嚇了一大跳,差點整個人跳起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裴君臨:“你……你是真人?”

    “切,區區一個稱號真人,有什么好自夸的!”

    站在一旁的李超然神色不屑道:“我老大還有一個稱號是真龍呢,真龍真人雙稱號!”

    什么?!

    丹鼎子再次如遭雷擊,目光直勾勾盯著坐在沙發上的裴君臨,雙稱號真龍真人,那豈不是代表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一名罕有的武道雙修頂尖強者!

    我的天,這怎么可能?

    他的年紀才多大啊,就算是打從娘胎里修煉,怎么會有如此傲人的成就!

    “好了,都少說一點,丹鼎子,朱震子,我有正事要詢問你們!”

    裴君臨開口道。

    “真人有事,盡管詢問!丹鼎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自從獲知到裴君臨真實修為的那一刻,原本內心還充滿驕傲的丹鼎子直接就慫了不少。

    真人啊,這等可怕的頂尖強者,即便是他丹宗,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任何一個都擁有莫大的權利和至高無上的地位,在這等強者面前,一切世俗權利、宗師強者、修道強者,都是弱雞般的存在。

    朱震子也是誠惶誠恐。

    “我曾聽聞,三年前,有丹宗之人需要煉制一副絕世丹藥,從而游歷天下,尋找所謂的藥引子,你們可曾知道這個人?”

    裴君臨緩緩開口道,一雙漆黑色雙眸一眨不眨盯著眼前的丹鼎子和朱震子二人。

    就在他話語落下的瞬間,原本神色平靜的丹鼎子驟然瞳孔猛烈緊縮,雖然只是那么一瞬間,可又豈能逃得過裴君臨的眼睛,當即心中一跳,有戲!

    甚至不僅僅是丹鼎子,朱震子也是眼眸露出思索之色,仿佛對這件事有些印象。

    不過,裴君臨卻沒有去催促,而是給予了這兩人很充裕的時間思索,聲音淡淡道:“其實像這樣的事情要調查起來,也沒有多少困難,無非是多尋找一些人罷了,所以二位最好還是老老實實回答!”

    此話一落,丹鼎子的臉色最先就變了,一張面孔陰晴不定,敏感如他,已經預料到這并不是一件好事,只是他此刻自身難保,說還是不說?

    恰在這時,一直思索的朱震子抬起頭,開口道:“裴先生,我倒是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些事情,不知道做不做得準!”

    “你說!”裴君臨背靠在沙發上,輕輕搖曳著杯子里的紅酒。

    朱震子恭恭敬敬道:“三年前,的確有丹宗之人曾經托付我們朱家尋找煉丹所需要的藥引子,這所謂藥引子是必須年紀未滿十八周歲,并且已經突破宗師之境的少年宗師!”

    “只可惜,我朱家當日并沒有將這件事辦到!”

    李超然冷冷道:“你只需要說出這背后托付你們的主人就行,其他廢話就別說了!”

    朱震子聞言眼眸微微一閃,掃了一眼身邊站著的丹鼎子,緩緩開口道:“這背后托付之人好像是丹宗的大長老,至于更準確的情報,我朱家就不得而知了!想必丹鼎子前輩更清楚吧!”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