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戶出山》正文 第1091章 我什么時候說過這句話

    相比于陸山民的諸多不解,田衡同樣也是滿腦子的疑惑。短短一年時間,四大家族的人和陸山民都接觸上了,雖然看上去都各有各的合理之處,但這些合理并不能完全打消他心中的疑惑。

    二十多年的往事突然被翻開,漸漸掀起了一陣暗流涌動,這件事到底和田家有多大關系,那個所謂的影子又有著什么樣的背景,為什么值得父親那么重視,連多年不問世事的爺爺也親自過問。

    父親說這是一場對他的考驗,考驗合格就能正式繼承田家,剛開始的時候,他并沒有太放在心上,但漸漸的,他隱隱的感覺到,事情遠比他想象的要復雜得多。

    隨著和陸山民接觸的深入,他打心底的不想陸山民重蹈覆轍走上和他父親一樣的道路,以他的實力,一旦卷入一場大爭斗中,兇多吉少,陸晨龍就是個實實在在的例子。

    前方一片迷茫,他不知道陸山民以后會面臨什么,所以在有意無意間,他想幫陸山民一把,想多給他留下一些后路。

    自作主張引薦陸山民和吳存榮相識,并不完全如陸山民所說那樣是想把吳家牽扯進來,更多的還是想替化解矛盾,多結些善緣,至于陸山民信不信、領不領情,其實對于他來說并不那么重要。

    不顧哪怕只是做了這一件小事,回到家還是被田岳罵得狗血淋頭,還被爺爺用拐杖抽了兩下。

    他知道爺爺和父親責怪他并不是因為這件事情本身,而是因為他做這件事的時候帶入了主觀情感,而作為一個龐大家族的合格管理者,最忌就是感情用事。

    坐在辦公室里,田衡心情不是太好,一上午連一份文件都沒有看完。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際,手機叮的一聲,響起了一條短信。

    隨手拿起手機,田衡的臉色變得極為精彩,甚至手都有些顫抖,急忙起身,連和秘書招呼都沒打就直接下了樓。

    走進咖啡廳,他終于看到那個這些年時常在腦海里浮現出的身影,沒辦法,那個身影實在是太驚艷了,讓人一見就終身難忘。

    五年前,她來到天京,單槍匹馬闖入田家,從門口直接打入內堂,雖然最后被田家高手打出了田家大門,但一襲獵獵作響的黑色風衣,從此在他的腦海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在那之前,他從未見過如此霸道的女人,從未見過如此英氣的女中豪杰。

    “你來了”?田衡坐在海東青對面,像是時常見面的朋友很隨意間的打了一聲招呼。

    “嗯”,海東青攪動著咖啡,沒有多余的一句話。

    “天叔沒來嗎”?田衡看了看四周,五年前海東青和盛天來到天京,打聽當年海中天在天京追查陸晨龍死因的的那段時間,順著陸晨龍和田家的交情,第一個就找上了田家。

    海東青皺了皺眉,似乎對田衡稱呼盛天為天叔頗為不滿。

    “陸山民你見過了吧”!海東青淡淡道。

    田衡知道海陸兩家有特殊的關系,否則當年海中天也不會跑到天京來,海天集團也不會和晨龍集團生死與共,但他并不知道海東青和陸山民之間私下是什么關系。

    “見過,我們算是朋友。”說著淡淡一笑,“當然,他未必把我當成了朋友”。

    海東青嗯了一聲,未被墨鏡遮住的半張臉毫無表情。

    田衡淡淡道:“這幾年我私下調查過,陸晨龍的死和田家沒有關系,你爸的死與田家更沒有關系”。

    海東青淡淡喝了口咖啡,“聽說納蘭子建找過你爺爺”?

    田衡愣了一下,心里很是驚訝,這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他想不通海東青是怎么知道的。

    “是有一次,去年冬天我爺爺釣魚的時候,兩人有過一次見面”。

    海東青哦了一聲,臉上出些一抹果然如此的細微表情。田衡突然意識到,海東青或許并不知道,只是在有所猜測之后試探他。

    “他找你爺爺說了些什么”?海東青淡淡問道。

    田衡還在思考著海東青是怎么猜到的,愣了一下說道:“他似乎遇到些麻煩,需要田家的幫助”。

    海東青放下杯子,問道:“你剛才說陸山民是你朋友,如果有一天陸山民和納蘭子建徹底對立,你打算站在哪一邊”?

    田衡眉頭微皺,沒有過多的思考,淡淡道:“無所謂站在哪一邊,我只會站在田家利益這邊”。

    田衡的話并沒有讓海東青不滿,反而嘴角微勾,浮現出一抹贊賞的微笑。

    “你倒是很坦誠”。

    “你很關心陸山民”?田衡怔怔的看著海東青,盡管只能從墨鏡中看到自己有些莫名的表情,壓根兒就看不見海東青的眼神。

    “影子現在在外面活動的人有四個,其中一個從納蘭子建別墅出來之后,死在了半路上。”說著頓了頓,“當時,薛猛也在他身邊”。

    海東青的答非所問讓田衡感到有些無奈,她壓根兒就不屑于向他解釋什么,不過也對,這才是海東青,而且,他倆的交情確實也不需要解釋什么。

    “你認為是田家干的”?

    “至少不會是納蘭子建”。

    田衡點了點頭,“納蘭子建看起來行事乖張,但實際上相當謹慎,應該不會提前和那個什么影子撕破臉”。

    “既然納蘭子建與田老爺子見過面,就應該達成了什么協議。但你們并不信任納蘭子建,所以在納蘭子建住所附近殺了那人,逼迫納蘭子建徹底和你們綁在一起”。

    田衡腦袋有些混亂,這些事情他并不清楚,甚至在海東青告訴他之前,都不知道影子中的一人被殺了。

    “我對這些事情毫不知情,不過你應該是想多了。不僅是我們田家,天京稍微有點名聲的家族,都非常的小心謹慎,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冒險干殺人越貨的事情”。

    海東青沒有說話,知識怔怔的盯著田衡的眼睛,似乎是在確認田衡是否在撒謊。

    “我沒有騙你”。田衡無奈的笑了笑。

    “既然如此,田家為什么愿意和納蘭子建合作,又為什么愿意參與進這件跟你們毫無關系的事情之中”?

    海東青問的問題其實也是田衡心中的疑惑,“我爺爺是否與納蘭子建有某種協議,我不知道,至于為什么要參與其中,我也不知道”。

    “你早晚會知道”!海東青淡淡道。

    田衡笑了笑,他總算知道海東青今天找他的目的。

    “你說得沒錯,隨著事情的深入,我爸和爺爺早晚會讓我知道”,說著淡淡道:“但還是那句話,能不能告訴你,能告訴你多少,那得看對田家是好是壞”。

    海東青冷冷一笑,“堂堂田家大公子,活得還真是累”。

    對于海東青的嘲笑,田衡不置可否。“雖然知道勸你沒用,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陸山民或許已經無法跳出這個泥潭,但是你還可以”。

    海東青緩慢的攪動著咖啡,冷冷道:“我這個人嫉惡如仇,欠我的,追到陰曹地府也必須還”。

    ...................

    ...................

    韓瑤沒有心思去上學,請了假,回到家就把自己關在了屋里。韓孝周夫妻怎么敲門都沒用,只得打電話給韓彤。

    韓彤接到電話就急急忙忙趕了過來,好說歹說才讓韓瑤開了門。

    看到韓瑤明顯憔悴了許多,韓彤既是心疼又是憤怒,不用問,他也知道肯定是陸山民干的好事。

    不過她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時至今日,她漸漸的發現以前低估了陸山民,只能在一旁干著急。韓家的人,何時受過這樣的窩囊氣。

    “王八蛋,生兒子沒屁。眼”。

    “不能怪他”,一直沒說話的韓瑤開口道:“他早已和我說清楚,是我自己放不下”。

    韓彤氣得渾身發抖,“你還幫他說話,真是氣死我了”。

    “小姑,能給我講講他嗎”?韓瑤突然問道。

    韓彤愣了一下,那個偉岸的身影立刻浮現在腦海里,胸中的怒氣瞬間化為一陣酸楚,勸人的時候說得頭頭是道,道理也清清楚楚,但輪到自己,所有的道理都是那么不堪一擊。

    看著韓瑤期待的眼神,她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應該早就忘了我吧,說不定已經結婚生子了”。

    “小姑,你有去找過他嗎”?

    韓彤苦笑一聲,“人海茫茫,去哪里找,我看得出他不是一般人,說不定連當初告訴我的名字都是假的”。

    房間里充滿了哀怨的氣氛,韓彤本來是來勸韓瑤的,到最后反而差點和韓瑤一起抱頭痛哭。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打破了房間里壓抑的氣氛。

    韓彤不滿的接通電話,正準備破口大罵,但聽到里面的話語之后,整個人蒙住了,就連放下手機之后都沒回過神來。

    韓瑤看著韓彤臉上豐富得難以描述的表情,輕輕喊道:“小姑”!

    韓彤猛的回過神,臉上露出掩蓋不住的激動神色,“瑤瑤,你說得對,女人應該大膽的去爭取自己的幸福,我要去找他”,說完起身沖出房間,急促的腳步聲漸行漸遠,直到聽到樓下汽車發動機的聲音。

    韓瑤低下頭,思索了半天,自言自語的喃喃道:“我什么時候說過這句話”。

    </br>

    </br>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