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第一位挑戰者

    葉伏天本身已經領悟了火焰屬性、金屬性以及土屬性的王侯意志,因而對于他而言,王侯意志已經入門,已明其理,自得其法。

    更何況,他本身就擁有對應各屬性的命魂。

    若是在圣路中他多開大遺跡的話,必然能夠領悟更多的王侯意志。

    如今,走出圣路,這石碑雖說是精神意志層面上的威壓,但同樣也是一種意志力量,而且具有屬性特征,因此葉伏天才借之領悟出了王侯意志的力量。

    當然,多種王侯意志,實則依舊是以土屬性為代表的星辰意志是最強的,隨后是火焰,因為這兩種的意志力量和他修行的手段是相契合的,尤其是星辰意志,并非是借助遺跡而生,而是純粹依靠自身能力感悟而出,火焰意志則是因為修行了太陽真經又借焱獄城大遺跡領悟而生。

    此刻領悟的雷霆意志,相對要簡單一些。

    領悟出王侯意志之后,葉伏天感受圣碑威壓的態度都不一樣了,這不僅是考驗,也是一場機緣。

    九面圣碑,似乎蘊藏著不同屬性的精神意志威壓,雷霆意志穩固之后,他以圣意護住精神意志力量,隨后注意力轉移,看向擁有水屬性意志的圣碑,頃刻間,他的精神意志感受到了一股絕對的冰封意志侵襲,像是要讓他停止思考,讓一切陷入絕對的寂靜之中,歸于沉寂。

    甚至,他感覺身體像是變得僵硬,體內靈氣的游走、身體血液的流動,像是都要在這股意志中靜止。

    火為陽,水為陰,他想起了皓月學院院長修行時的太陰真經,不由自主的運轉,頓時天地間的一切水之靈力都變得無比的清晰透徹,周圍天地間泛起了霜霧,又像是有一輪圓月出現,葉伏天的身體仿佛被一股至陰寒意包裹,這片空間的每一處地方,都冷到了極致,好似空間都要凝固冰封。

    有人注意到葉伏天所在的方向,不由得露出一抹異色,此人看似在抵抗意志力量的侵襲,卻又隱隱像是在修行般。

    “天位境界之人,竟然也能承受住?”有人心中暗道,不過天位境界的人想必從圣碑中感受到的意志侵襲也要弱一些。

    過了些許時刻,葉伏天身體周圍極其的寒冷,甚至坐在他身邊的人身上都覆蓋著寒霜,他的身體像是籠罩著霜霧之中,有冷月光輝映照著身體,從中,隱隱彌漫出一股奇妙的陰柔意志力量。

    顯然,水屬性的王侯意志也領悟而生。

    戰場中,人依舊陸續在減少,留下的人,都是非凡人物。

    葉伏天自知時間不多,此石碑可借之修行,需盡快將王侯意志都感悟,下一刻,他的目光望向另一面石碑,蘊藏風屬性意志的石碑,繼續參悟,很快他身周有狂風肆虐。

    之前本就注意到葉伏天的人此刻似乎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這天位境界的家伙,竟然真的在借助石碑的意志威壓用于修行。

    而且,他在修行不同屬性的意志力量。

    “那小家伙挺有趣。”天梯左右,有一道至圣道宮的強者目光落在葉伏天身上笑道。

    “確實有趣,他之前都沒有領悟王侯意志力量,然而在經歷石碑威壓之后,王侯意志像是忽然間應運而生,應該是剛領悟出來的。”有人點頭。

    “他叫什么名字?”有一人問道。

    “來自東荒的葉伏天,天賦應該是不錯的,就是他在天山上得到了浮世曲,如今通過圣路來到了至圣道宮。”之前那對葉伏天頗為了解的人開口道。

    “雙帝在偏遠的東荒天山上留下一首琴曲,他能夠得到也是一種機緣,不過如今不少人都得到了。”有人目光望向天梯一處方向,那里有一道身影安靜的坐在那,身前有著一張古琴,正是白陸離。

    白陸離,之前便彈奏了浮世曲。

    “陸離,你看此子天賦如何,之前他的一位師兄可是還曾挑戰過你。”那人笑稱道。

    白陸離想起顧東流對自己的挑戰,那雙深邃清澈的眼眸閃過一抹淡淡的欣賞之意:“東荒草堂的老師也算是個奇人,能夠培養出那樣的弟子,假以時日,顧東流會入荒天榜,明月也是草堂走出,如今這位年輕后輩,天賦自當也不弱,只是境界稍低了些,若他能夠在七等王侯境來參與此次盛會,或可有一番作為。”

    諸人點頭,白陸離的評價倒也算中肯。

    不知這葉伏天之后會有怎樣的表現,是否能夠入他們的眼,只是,若葉伏天真的足夠出眾,是否要收入門下,讓他入至圣道宮核心島修行?

    之前顧東流挑戰白陸離,是因為諸葛明月,而至圣道宮是希望白陸離和諸葛明月走到一起的,如是如此,白陸離必和顧東流以及葉伏天一行生出間隙,若讓葉伏天入道宮修行,不知白陸離心中會是何想法。

    或許以白陸離今時今日的地位,根本不會在乎這點事情,然而至圣道宮,卻是要考慮進去的。

    白陸離在至圣道宮的地位,非同一般,是一面旗幟。

    “人數快到了。”有人開口說道,沒有去想這個問題,現在去考慮,還為時過早了些,畢竟就目前而言,葉伏天還并不那么顯眼。

    又過片刻,天梯之上傳出一道聲音:“可以了。”

    話音落下,九面圣碑直接御空飛起,呼嘯著朝至圣道宮方向而去,許多人長出口氣,感覺瞬間變得輕松,然而那些頂級妖孽人物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很平靜。

    葉伏天身上一股風之意志力量彌漫,隨后收起,果然,時間太緊了些,他還沒有來得及繼續修行。

    不過如今也已經很不錯,七屬性他只剩下木屬性的意志沒有領悟。

    站起身來,葉伏天看了一眼身后,消失了數人,如今他身邊只有花解語、猿戰、牧知秋、余生、葉無塵、醉千愁、軒轅霸山、黑風雕,至于秦音和謝無忌他們,都沒有能夠堅持下來,有些可惜了,接下來,便是至圣道宮弟子候選了。

    巨大無比的戰場,只剩下一千人,因而略顯空蕩,但如今還留在戰場中的人,都是真正的精英人物。

    戰場外圍,無數人看向那些還留在戰場的人群,他們中,有來自荒州各地的強者,也有許多千圣島之人。

    接下來的一切,才將真正進入正題,至圣道宮弟子選拔。

    這些候選人,都進入了這一輪,意味著有機會成為荒州最強修行圣地弟子。

    天梯之上,老者望向諸人開口道:“所有人,散開于戰場邊緣。”

    諸人紛紛往后,朝著戰臺的邊緣之地走去,葉伏天他們一行人一起,走到了一處方位。

    氣氛,不由自主的緊張了些。

    “接下來,便是至圣道宮選拔弟子,實戰選拔,不允許借助法器和寶物,誰愿意第一個站出來接受選拔。”天梯之上,老者開口說道。

    戰場千人,神色肅穆,接下來至關重要,能否成為至圣道宮弟子,便看下面的戰斗。

    唯有實戰,才是檢驗天賦的標準。

    “我。”

    此時,人群之中,一道身影邁步走出,頃刻間,無數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這走出的身影,乃是從諸葛行身邊走來。

    諸葛世家弟子,諸葛平。

    至圣道宮天梯旁,諸葛明月和諸葛殘陽站在一起,有些詫異。

    隨后,他們便見到走出的諸葛平目光望向一處地方,那里,是葉伏天和花解語他們所在的方向。

    “第一戰,便挑戰他吧。”諸葛平手指指向葉伏天,聲音略顯得有些懶散。

    葉伏天之前表現非常搶眼,強勢擊敗獨敖,然而那是借助了超強法器的力量,如今,是真正的實戰,葉伏天的修為還是天位,王侯不入,能有多強?

    諸葛平能夠走到這一步,他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在諸葛世家年輕一輩中,屬于非常被好看之人。

    “似乎,是諸葛行讓他出戰的。”諸葛殘陽低聲道:“這是我諸葛世家的第一戰,也是葉伏天的第一戰,你看誰能勝?”

    “諸葛行一直對花解語有意,諸葛平向來不知天高地厚,這一戰,讓他漲漲教訓也好。”諸葛明月輕笑道,不入王侯又如何?她的小師弟,可不能以常人來推斷他的實力。

    外圍之人也都露出有趣的神色,諸葛平乃是諸葛世家的人,而葉伏天是花解語的戀人,而且是諸葛明月師弟,本該交好才對。

    然而,諸葛世家子弟諸葛平第一個挑戰的便是葉伏天,這便有些耐人尋味了。

    這一戰,倒是頗為有趣。

    “辰轅,諸葛世家弟子王侯挑戰你的圣子,你如何看?”摘星府主牧川對著旁邊辰轅道,似乎有些幸災樂禍。

    “你看著便好。”辰轅淡淡開口。

    “好,拭目以待。”牧川看向戰場中,雖嘴上如此說,但他依舊是希望葉伏天勝的,至于原因,葉伏天好歹是跨境界擊敗過牧知秋的人。

    葉伏天腳步緩緩走出,神色并沒有太多的波瀾,眉頭微挑,略有些怪異的看了一眼對方,他也沒想到,第一個挑戰的人,會是諸葛世家的人,而且選的人,是他!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