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十二章各走一邊?

    回到公寓樓里,井九還在想這個問題。

    既然是同一個文明,為何會分成了兩邊?

    究竟是這邊丟出了那邊,還是那邊丟出了這邊?

    井九走到窗邊,向著上方的天空望去。

    天空里是淡淡的云,像極了青山,云里隱約有很多層極大的平臺。

    那些平臺并非建構在太空里,事實上是在地幔的位置。

    很多年前,那里的巖石與礦產都被運往了太空里的工廠,只剩下了工作面的平臺,后來在上面修了很多建筑,做為人類的居住地。

    新世學院所在的那片山崖已經處于地幔深處。

    至于再往下去便是這片冷清的街區以及他逃出來的那座實驗室。

    原先那里應該是地核,據說在行星改造的時候被分離出了星門,成為了無數艘戰艦的金屬來源。

    是的,這座行星被人類掏空了,只有地殼被保留了下來。

    現在只有女祭司以及最高等的世家貴族及官員能有資格住在滿是森林與湖泊的地面。

    對鐘李子來說,不管是住在地面的人還是那些高臺上的人,都是上面的人。

    對人類來說,對行星資源的全方面利用,必然會形成這樣的局面。

    井九看過星河聯盟的歷史,知道在暗物之海的數次入侵里,星門基地正是靠著這種怪異的結構才最終保存了下來。

    大地不管在腳下還是在頭頂,都能為人類帶來足夠的安全感。

    但他不認為星河聯盟有這樣的技術實力,覺得這顆行星應該是那個遠古文明的遺留。

    他的視線穿越最高處的地面,來到了宇宙的一角里,那里懸浮著幾艘戰艦,有無數顆星辰在遠近不一的距離里散發著濃淡不一的光線。

    那些恒星就是可以提供源源不絕仙氣的火球。

    這個世界對仙氣的利用手段很落后,他再次確認這是一個相對低端的文明,朝天大陸的世界不可能是從這個文明里拋離出去的。

    那么這個世界的人們有沒有可能是飛升者的后代?從這個世界人類的身體構造以及各方面來看也不像。

    他站在窗前,看著幽暗如井口的宇宙一角,沉默地推演計算了很長時間,得出了一個模糊的想法。

    那個與暗物之海同歸于盡的遠古文明,既然能夠在星辰的廢墟里復蘇,那么有沒有毀滅之前在另外一個世界里做了另一種準備?

    這個叫做星河聯盟的世界在科學與格物的道路上不停前進。

    朝天大陸的的世界則依憑著高光速以及與世隔絕的條件,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條道路。

    大道朝天,各走一邊。

    可惜不管是學院網還是圖書館里的數據庫,都沒有關于遠古文明的記載,明顯受到了某種封禁。

    井九心想難道要去打昏一名女祭司,再用果成寺的兩心通讀取她的記憶?

    不過據說星域網絡里有隱藏網絡,里面有很多秘密。

    想到這里,他知道自己應該先學什么了。

    ……

    ……

    事實上,除了電視里那段短暫的、關于艦隊消滅母巢的新聞,井九最先了解這個世界的的工具便是電腦,他最先學的也是如何操作電腦。但那時候他只需要學會電腦的基礎知識與操作,懂得如何瀏覽、搜索自己想要的信息便可以了,但現在他需要學的是更高級的一些知識,包括但不限于硬件構造、基礎核心搭建以及最重要的云鬼手段。

    云鬼是星河聯盟人類對某些網絡破解高手的稱呼,據說與遠古時期某種名為云的計算模式有關,那些高手就像是生活在網絡里的鬼魂,可以隨意進出各種戒備森嚴的地方,而且永遠不會被人發現蹤跡。

    用手環換取終端,來到那間安靜的閱讀室里,他布下承天劍陣,隔絕了外界的窺視,再次握住那根數據光纜,然后閉上了眼睛。

    細長的眼睫毛微微顫動,表明他的意識正在高速運轉,不停地搜索、吸收著什么數據。

    在很短的時間里,他便看完了學院網以及圖書館數據庫里的相關知識,在更短的時間里,他便準備了三種方案,然后用了半分鐘的時候獲得了整個數據庫的控制權。

    緊接著,他開始進行強行破解,用了兩分鐘的時間成功地突破了屏障,進入了星門基地的上層網絡。

    ——就像一條小溪忽然流進了大海。

    在那一瞬間,海量的數據向著他的識海里涌入。

    如果說圖書館數據曾經在他的識海里掀起無數道浪花,那么今天這些數據則可以掀起一片驚天巨浪。

    那可能會有些危險,更多的則是誘惑。

    井九用強大的意志力抵擋住了這種誘惑,沒有沉浸在那片數據的海洋里去尋找未知的、新奇的事物,而是專心地繼續自己的工作。

    在那片數據海里,他找到了更多的、更高級的與電腦、網絡相關的知識,然后像海綿一般不停地吸收。

    大概三分鐘后,星門基地上層網絡里的相關數據,都進入了他的腦海。

    這次他沒有嘗試獲得上層網絡的控制權,直接開始繼續向上破解,然后用了相對較長一些時間,終于……進入了星域網。

    即便是他,在這一刻也感到了某種滿足感,睜開眼睛休息了會兒,然后注意到終端上的時間顯示,發現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分鐘。

    星域網里的數據更是已經超出了大海的范疇,簡直就像宇宙一般浩瀚,萬物萬理皆在其間。

    這些可以以后慢慢看。他在心里對自己說道,閉上眼睛,在基地上層網絡里做了幾個虛假的數位標識,又做了三個信息躍橋,才繼續搜索自己需要的那些東西,然后學習。

    半個小時后,他覺得已經做好了準備,星河聯盟里最厲害的云鬼應該也不會比自己強太多,于是他又做了些數位標識與信息躍橋,便開始尋找隱網。

    ……

    ……

    隱網是星域網里最底層、隱藏最深、最神秘也是最可怕的地方。

    據說在這里有遠古文明的殘余,有暗物之海的詳細介紹,有元老會的隱私,有科學院的建筑結構圖,甚至有恒星級武器的相關論文。就算是星門基地實驗室運算速度最強的實驗室,配合最強大的數據分析軟件,想要找到隱網的入口也至少需要三天的時間。而在這三天時間里,隱網必然早就已經感覺到窺視,改變了入口,甚至直接關閉入口。

    ——這是星域網上的相關介紹。

    所以當井九“看”到眼前如雪花般到處飄飛的數符時,怔了怔才想明白,原來自己已經進了隱網。

    他是個很專一的人,這里說的不是用情是做事。

    既然決定要先把電腦及網絡知識完全掌握,任何事情都無法讓他的方向有任何偏移。

    隱網里的相關云鬼知識果然要深很多,也給他帶來了很難得的某種樂趣,以至于當他看完之后,睜開眼睛時竟還有些依依不舍。

    不過還有別的樂趣在等著他,比如那個遠古文明的秘密。

    他再次閉上眼睛,眼前如雪花般的數符與先前似乎沒有任何區別,他卻注意到右上角隱隱有些變化。

    他靜靜看著那邊,確認那里有一個數符移動。

    數符移動在網絡里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這里是一個數據收集通道的界面,如此小而隱蔽的變化讓他覺得有些不對。

    他做好準備,然后把意識放到那個移動的數符上。

    啪的一聲輕響在他的腦海里響起。

    那個移動的數符知道被他發現,直接撕破了偽裝,向著他的意識追蹤而來

    井九毫不猶豫開始回退。

    滿天雪花般的數符以難以想象的速度開始移動,如被狂風卷動,形成一道道屏障,試圖減緩他的意識回撤速度,卻被紛紛擊破。

    兩道意識或者說數據流,在隱網里前后追逐,數念之間便破海而出,回到了星域網里。

    井九布置好的虛假數位標識被那道數據流輕易識破,那數道信息躍橋還沒有來得及斷裂,便被那道數據流通過。

    很快,那道數據流便追著他的意識來到了星門基地。

    他最開始設的幾個虛假數位標識,讓那道數據流稍微用了一點時間,終于讓他有時間斷掉那三個信息躍橋。

    啪啪啪,三聲并不是真實存在的斷裂聲在星門基地的上層網絡里響起。

    那道數據流來到基地第三層平臺的某臺電腦里,盤桓片刻,然后默默離去,竟生出一種落寞與不甘的情緒。

    ……

    ……

    井九睜開眼睛,看著右手握著的數據光纜,沉默了一段時間。

    被那道數據流發現的時候,他松手放掉光纜,便不用擔心對方能追查到自己。

    問題是那樣對方可以很輕松地查到新世學院,查到圖書館,然后查到這間閱讀室。

    他必須用意識激活那幾個虛假數位標識,斷掉那些信息躍橋,才能真正安全。

    現在對方查到了星門基地也不用擔心,這顆行星內外生活著數十億人,有數十億臺終端,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離開圖書館的時候,他在數據庫里取出了最近的記錄盤,然后向著草地那邊的懸崖走去。

    他的手掌微微用力,記錄盤被壓成粉末,從指縫間灑落,落在綠色的草地上,就像球賽時畫出的白線。

    他在這邊,那些打鬧歡笑的學生們在那邊。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