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十一章可能成為物理學家的井九

    在朝天大陸的時候,他一眼便能看出對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現在他也能做到。

    因為人就是人。

    從血液流動速度、呼吸頻率、氣息長短、眼瞳、身體姿式以及意識波動,可以很輕易地判斷出結果。

    鐘李子低頭開始吃飯,似乎并不在乎這些事情。

    井九沒有動。

    她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說道:“這是我半個月的伙食費,你確定不吃?”

    井九說道:“不方便。”

    鐘李子以為他是說戴著帽子不方便,不解說道:“把帽子摘了啊。”

    井九說道:“更不方便。”

    鐘李子想著他的那張臉,連連點頭說道:“那就這樣吧。”

    如果他把臉露出來,食堂里必然會響起無數花癡的聲音,所有人都過來看,那還怎么吃飯?

    食堂里的議論聲還在各自的桌上環繞著,然后清晰地進入井九的耳里。

    那些女學生們談論的是鐘李子的樣貌、猜測她與井九的關系,繼而開嘲諷。

    “你的相貌在這里不算好看?”井九問道。

    鐘李子把他的牛排拿到自己身前,說道:“我是最好看的。”

    不要說在新世學院,就算在上層社會里,她也是最美的姑娘。

    這句話是母親在她小時候說的。

    她的母親也是位很出名的美人。如果不是身患重疾,基因優化失敗,自知活不了多長時間,想燃燒生命追求愛情,母親又怎么會下嫁給父親這個窮老師?現在想來,父親自殺也是愛極了母親,母親死后太過絕望的緣故。

    鐘李子一邊微笑想著這些事情,一邊用刀叉用力地切割著牛排,瓷盤上發出刺耳的聲音,余溫頓時被冰凍。

    四周響起抱怨聲與憤怒的罵聲,那些喜歡發出刺耳聲音的女學生們端著餐盤,去了更遠的地方。

    井九心想這個小孩子與自己還有幾分相似,但越發不理解,為何生的好看還要被人說壞話?

    “我更好看,但沒有人會說我壞話。”他對鐘李子說道:“你的性格是不是有問題?”

    鐘李子把刀叉用力地拍到桌上,盯著他看了半天,說道:“花好看,容易被摘,也容易被嫉妒。”

    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朝天大陸沒有人敢說井九壞話,不是因為他美,而是因為他強。

    他看著鐘李子說道:“所以花應該有刺。”

    這句話里隱有深意。

    鐘李子現在還以為他是上面哪個家族逃下來的私生子,不然這時候肯定會直接跪到地上拜師。

    井九不會對那些嘲諷她的人做什么。

    他不擅長做那些事情。

    也沒必要。

    一劍殺之?

    罪不至死。

    都是孩子。

    最關鍵的是低調。

    他在朝天大陸沒有低調過,正在學習。

    ……

    ……

    吃完午飯,鐘李子回了教學樓,井九自然去了圖書館,數據庫里有好多東西還沒看。

    他沒有想到的是,圖書館居然掛出了檢修通知,下午不開門。

    井九想自己去接上數據庫,甚至還想去上面幾層的圖書館看看,又擔心被發現。

    那艘戰艦還在宇宙里飄著,透過藍天白云留下令人心煩的身影。

    站在高高的石階上方,他不知道該做什么去了,決定回家去看電視。

    走過那片草地的時候,忽然一個少女攔住了他的去路。

    井九記得她就是那個眼中含著淚花向鐘李子道歉的孩子,叫陸水淺。

    “你是誰?”陸水淺看著他滿臉警惕問道。

    井九自然不會回答她的問題,繼續向前走去。

    陸水淺不肯放棄,跟在他的身邊小跑著,說道:“李子從來沒去過食堂,也沒有和男孩子這么親近過,你到底是誰?”

    等不到井九的回答,她越來越急,急的眼里再次溢出淚花:“你是她男朋友嗎?你可不準騙她!你根本不知道,她一定要越過五級才能有交流生的資格,這是她最后的機會了,她現在才四級,時間都應該用在學習和修行上……”

    聽著這些看似關心、實則打聽的話,井九有些煩,停下腳步問道:“你想死嗎?”

    陸水淺同學頓時怔住了,感受著對方運動服帽子里散出來的寒意,嚇的花容失色,向著遠方跑去。

    井九的視線落在草地某處,那里放著一臺金屬制成的儀器,應該就是電視與書上都提到過的分級測試儀。

    轟轟轟轟!帶著爆炸感的聲音不停從那里響起。

    十余名少年與少女在那里進行著測試。

    氣浪噴涌,卷起草屑。

    成績最好的那名少年打出來了幾百公斤的力量。

    這個世界的人類都可以進行武道修行,基因改造后更能把體內的真氣催發到極高的程度,如果有幸能夠得到女祭司的祝福,更是能夠成為星空里的強者。

    與朝天大陸的普通人相比這個世界的人類確實強很多,與朝天大陸的飛升者相比還是太弱。

    ——武道修行練的是真氣,不是仙氣。

    那天夜里鐘李子讓他看些修行方面的書籍,他說這是末道,便是這個道理。

    這個世界明明擁有極其充沛的仙氣,卻不知道如何使用,只能借著法寶轟擊,真的是比較差勁。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這里的人類肉身太弱,不適合修行朝天大陸的那種功法。

    ……

    ……

    為什么這個世界的人類肉身太弱呢?

    井九跳下草地邊緣的山崖,回到了公寓樓的那個家里,躺在舒服的椅子上,看著無聊的電視,想著這個問題。

    他忽然站起身來,走到廚房里拿起餐刀在手臂上用力砍了下去。(想起易天行)

    咔的一聲脆響,那把餐刀斷成了兩截。

    接著他用手指按在手臂上,輕輕一拉。

    悄無聲息,手臂表面出現了一道極淺的白痕,然后漸漸合攏。

    時間。

    光速降低。

    電子。

    基本粒子。

    強作用力。

    無數個詞匯在他的意識里生出,然后彼此組合,經由推算得出結論。

    “果然如此。”

    井九拿出那張紙,望向自己寫在上面的那兩個詞,看了很長時間。

    紙上寫著的詞是年與機器人。

    這兩個詞看著毫無聯系,與他先前想到的那些詞也沒什么關系。

    他自言自語說道:“平詠佳……原來你是個人工智能啊。”

    ……

    ……

    第二天井九又去了新世學院的圖書館。這次他提前做好了準備,不再像昨天那般貪婪、把那些時間之前、空間之外的信息都盡數剔除出去,把重點放在了天文宇宙相關內容上。

    這樣數據傳輸不會太夸張,而且他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個文明的來源以及暗物之海的真相,繼而找到與朝天大陸相關的信息。

    暗物之海,從這個名字便很容易聯想到暗物質。

    難道那個邪惡而充滿死亡氣息的文明屬于暗物質的文明?

    這個世界到現在為止對暗物質的研究依然很淺顯,甚至沒有直接發現過暗物質的存在。

    更令他感到不解的是,那些像無柄黑色蒲公英般的怪物給他一種明確的熟悉感。

    那些來自暗物之海的怪物……難道自己曾經在哪里見過,卻忘了?

    光速差也是個問題。

    如果時間流速源自于天文物體質量的大小不同,那朝天大陸就不可能是在一個黑洞里,而是在一片高速光域里。但他怎么算都算不出來,除非引入一個常數,可是歷史早已證明,隨意引入常數一定會后悔。

    井九一邊吸收著數據庫里的知識,一邊進行著運算,同時還在想著這些事情。

    他現在唯一能夠確定的是,這個世界與朝天大陸必然同源。

    兩個文明不是相似,而就是同一個。

    只不過二者彼此隔絕了無數年,就在那張竹椅之前。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