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十章怎樣吃掉一座圖書館

    鐘李子注意到他神情如常,呼吸都沒有任何變化,不禁有些羨慕,問道:“你現在幾級了?”

    這個世界的修行分成幾個大境,新世學院這邊絕大部分人都是初境,也就是觀火境。

    觀火境被細分成十二級。

    井九從電腦與書籍上知道這些,看著那艘若隱若現的戰艦,心想還是要低調些,說道:“十一級?”

    鐘李子看著他羨慕說道:“新世學院里的教授也就十級左右,更不要說學生,想來不管在哪里你都是個天才。”

    井九心想這是事實,無法否認。

    她說的不管在哪里是指地下街區、新世學院以及上面。

    他想的則是宇宙與朝天大陸。

    進入新世學院,鐘李子帶他先去了校務處,以親戚的名義替他申請旁聽資格。

    井九伸出手環做了身份登記,便拿到了校園旁聽證明以及最重要的借書證。

    有了借書證,他便可以去圖書館進入內部數據庫,調取自己想學的教材與著作。

    遠方某幢建筑里傳來鈴聲,鐘李子帶著他來到圖書館門前,交待了幾句注意事項,便急著去上課。

    剛跑出去沒兩步,她想到什么忽然停下腳步,轉身望向他說道:“你不要亂走,我中午過來帶你去食堂吃飯。”

    她跑的有些快,停下的有些快,轉身有些快,銀發便這樣飄了起來。

    就像宇宙里那些旋轉的星辰。

    ……

    ……

    新世學院的圖書館比井九想象中小很多,至少比適越峰的藏書樓小不知道多少倍。

    很快他便明白了原因。

    圖書館的電腦以及可借閱終端都可以儲藏很多書,這方面似乎要比朝天大陸更高級些,但里那些電子書籍只能展示立體構圖,卻無法留存作者的劍意、筆意與心意,終究還是不如。

    井九這般想著,拿出借書證取了一個閱讀終端,找到了一個清靜而偏僻的閱讀室,便坐了下來。

    從進入圖書館到借閱終端再到走進這間閱讀室,他經歷了五次掃描。

    那些掃描很難避開,如果他不想被掃描到,便只能破開墻壁。真正的問題在于這里的建筑太過規整,人們在固有的區域按照固有的線路行動生活,這里沒有山川湖海,便是連樹木頑石也很少,他能扮演成什么?

    就像他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在那個實驗室里想的那樣,難道要變成字紙簍嗎?

    ……

    ……

    閱讀終端本身也是一個電腦,只不過與新世學院圖書館里的資料庫相連,可以隨時調取資料。

    無數道光線從終端里生出,相互疊加變成一道光幕,散發出柔和而不傷眼的光線,形成圖案與文字。

    井九的手指在終端上快速移動,帶出無數道殘影,根本不知道在按什么。

    光幕上的圖案與文字也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變化著,如果這時候有人在閱讀室里盯著光幕看,只能看到無數道光帶,就算是那些境界極高的修行者也無法看清上面的內容。

    數據不停轉換,畫面連成光線,在很短的時間里,他便閱讀完了幾百本書籍與期刊。

    他還是有些嫌慢,因為那些書籍與期刊上的內容有很多是重復的,更多的則是無用信息。

    按照圖書館的自我介紹,這里的數據庫里收藏著三千八百萬本文冊,換算成數據信息超過了一萬T字節。

    T是萬億字節的意思,他學過。

    如果以這樣的速度,想要把這里的數據全部看一遍,需要多長時間?

    井九散開劍識,確認四周沒有人注意到這里,掃描的波動還在前方,伸出手指向著閱讀室門上的窗戶隔空一點。一道劍意離指而出,在窗戶上蒙上了一層似有若無的氣息,如果這時候有人從外面往里看,只能看到他正對著光幕在做記錄。

    那道劍意觸著窗戶玻璃然后散開,于數息之間結成了一座劍陣,把外界隔絕在外,只給傳遞數據的高速光纜留了一個口子。

    做完這些事情,他直接斷掉了數據光纜與閱讀終端的聯接,然后握在了手里。

    如果趙臘月這時候在,可能會發現他的手掌有些微小的變化。

    井九閉上眼睛,開始讀取光纜里傳來的數據。

    用讀取其實不是很準確,應該是吸收。

    用傳來也不是很準確,應該是涌來。

    難以計數的海量數據,就像潮水一般不停進入他的身體,即便他的意識如大海般深不可測,也生起了一些浪花。

    浪花是白色的,他的臉色也微微變白了些。

    ……

    ……

    “出什么事了?”

    看著數據庫顯示的示警信號,新世學院圖書館的教師們面面相覷。

    緊接著,圖書館各個閱讀書室的門都被打開,學生們茫然無措地走了出來,詢問為何終端出現了故障。

    大廳里的燈光沒有閃爍,也沒有什么電火花產生,但一種詭異而緊張的氣氛漸漸彌漫開來。

    不知道是哪個信息節點終于承受不住海量數據的沖擊,就此斷開。

    數據庫如果有靈魂的話,這時候必然暗中松了口氣。

    一間閱讀室的門無風開啟,不知道是誰離開了。

    那根數據光纜垂落在地面,就像是條死蛇,沒有任何氣息。

    井九走出圖書館,站在石階上望向天空,看著藍天白云后若隱若現的戰艦身影,眼底深處現出一抹憾意。

    吸收知識,尤其是沒有接觸過的知識,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當年他剛到青山,便被師兄帶著去適越峰看了好幾年的書,把青山所有典籍都看了一遍。

    從那之后,他很少有今天這樣的快樂。因為太過有趣,他竟沉浸其間,吸收的越來越快,數據光纜的通道容量還能支撐,數據庫被讀取的太厲害,運算核心竟是先撐不住了。

    為了安全起見,他這時候應該先行離開,但他想著鐘李子說要和自己一起吃中飯,便留在了原地。

    沒過多長時間,鐘李子從教學樓那邊跑了過來,來到石階下,雙手扶著膝蓋喘了好會兒氣,說道:“聽說圖書館出事了?”

    井九不理解為何她有如此嚴重的血液病,卻要跑來跑去,平靜說道:“不知道。”

    ……

    ……

    新世學院的食堂就在圖書館不遠的地方。鐘李子說了會兒圖書館的事,發現他是真的不知道,覺得好生無趣,忽然停下腳步,看著他問道:“要不要和我班上的同學見一面?如果他們知道你才是大道……”

    井九沒有等她把話說完,直接拒絕道:“不要。”

    鐘李子更覺無趣,說道:“好吧。”

    二人走進食堂,很多人看了過來。

    井九用運動服的帽子罩著頭,吸引視線的自然是鐘李子的一頭銀發。

    這些天,新世學院很多人都知道她寫了一本小說,也知道了她家的事情。

    那些視線里有吃驚、同情,有嘲弄、輕蔑。學生們只知道她的父母都死了,而她二次基因改造沒能成功,好像有什么病,只是基于隱私條例,沒有人能打聽到。之所以會吃驚,則是因為她以前從來不來食堂吃飯。

    “本以為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公主,看不起我們這些凡人的食物,原來……是窮啊。”

    遠處有個桌子,圍坐著四個女生。一名女生看著這邊嘲笑說道,其余三名女生都笑出聲來,又有一名女生輕蔑說道:“以前看她那種清冷的模樣,還以為她是要去做祭司呢。”

    這些議論聲不是很大,不會落在鐘李子的耳里,但那些笑聲與毫不遮掩的視線,自然讓她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她沒有任何反應,帶著井九去了角落里坐下。

    井九自然把所有的議論聲都聽的清清楚楚,也沒有理會。

    鐘李子讓他坐好,自己去打飯菜。

    看著這幕畫面,人們更加好奇,心想那個用帽子遮住臉的家伙是誰?居然會讓鐘李子替他做這些事?

    飯盤里不是最便宜的營養塊,而是真正的蔬菜與煎牛排。

    井九吃什么都是一個樣,吃不吃也一個樣,想著她的善意,還是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這個時候,一個少女猶豫半晌后來到了桌前,看著鐘李子欲言又止。

    鐘李子抬頭看著她說道:“什么事?”

    那個少女眼里含淚花,羞愧說道:“李子,對不起……我就在班上說了一下你小時候的事,沒想到讓那些人聽到了。”

    鐘李子笑了笑,說道:“傻子,難道我還會怪你?”

    少女聽著這話,頓時放下心來,捂著胸口說了聲抱歉,就這樣離開了。

    鐘李子從手腕上取下發繩,把滿頭銀發束好,問道:“陸水淺,小學初中同學,你怎么看?”

    井九說道:“她在撒謊。”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