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七章在知識的海洋里迷路

    離開朝天大陸之前,井九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也算到了很多事情。

    比如談真人應該是第二個飛升的人。

    老談看著木訥沒用,被老婆欺負了幾百年,又被白刃嚇的一直不敢踏出那一步,實則極強。

    他強在寬廣的額頭與胸懷,還有就是老實二字。

    現在白刃與白真人都死了,老婆娘家的壓力消失無蹤,那抹情份被抹去,他當然能夠很順利的踏出那一步。

    至于制作仙箓填補朝天大陸靈氣流失,他把童顏賣回中州派的時候便與談真人說好了此事。

    同樣的話他也對西來與曹園說過。

    那么談真人之后會是誰飛升呢?曹園自然極強,問題是想開不容易,西來什么時候出來得看十歲何時能夠完全掌握萬物一劍的真諦,至于雪原里的那個小雪姬……終究還是太小了些,雖然與彭郎生了孩子,她想要離開應該還要等很多年。

    問題在那段歲月里,小小雪姬會快速長大,會學會打架,到時候和自己的母親鬧起來,彭郎應該站在哪邊?這一家三口要是亂戰起來,必然會驚天動地,甚至毀滅整個朝天大陸,幸虧平詠佳還在青山,便是安全的,他不需要太操心。

    他真正在意的是數百年后,朝天大陸下一代修行者里有幾個人能飛升。

    小臘月肯定是會出來的,十歲有沒有可能?

    這個叫做星門的世界與宇宙里的時間流速也有些差別,也不知道朝天大陸的數百年等于這里的幾年還是幾十年。

    想著這些事情,他難得生出一些悵然的情緒,收回望向那角宇宙的視線,走回客廳,拿起電腦繼續開始學習大學物理。

    今天是他開始系統學習的第八天,也是學習物理的第四天,依然艱難。

    沒過多長時間,他在人生里第一次選擇了放棄,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開始看一部叫做星際浪子的電視劇。

    從他沒有動過的姿式與看著遠方的視線,銀發少女鐘李子便猜到他的心思還在學習上,又是佩服又是覺得奇怪。

    既然這少年是上面的人,肯定自幼接受的是極好的教育,而且應該完成了知識輸入,為何還要像自己一樣辛苦的學習?

    她說道:“實在覺得太難,要不然換門課程吧。”

    井九心想也對,嗯了一聲,說道:“明天我先把最簡單的數學看了再說。”

    鐘李子睜大眼睛,心想你莫不是瘋了,重復道:“最簡單的……數學?”

    井九心想怎么了?

    自己最擅長的就是這個。

    ……

    ……

    第二天剛好是休息日,鐘李子沒有去上學,論文也寫完了,于是井九有了全天使用電腦的權利。

    他打開電腦,登錄學院網,打開相關教案版塊,進入了數學區。

    既然是系統性學習,當然要從最開始的入門級教材開始,比如一加一等于二。

    他現在對那種奇怪的符號已經非常熟悉,很順利地連續讀完了小學、初中以及高中的課程,雙眉好看地挑起,然后越挑越高。當他開始學習大學數學時,雙眉終于落了下來,沉默地看了很長時間。

    鐘李子出門領取救濟券,順便帶回了一個星期的食物,回來的時候發現他還盯著電腦光幕,姿式都沒有變過,安慰說道:“很難吧?我第二個學期就掛了科。”

    “想法確實有些古怪,但不算難。”井九說完這句話,繼續開始學習。

    下午兩點鐘的時候,他終于學到了數論。

    下午四點鐘的時候,他還在學習數論。

    下午六鐘的時候,他決定暫時換個方向轉換一下思路,休息一下大腦,于是跳到了代數幾何。

    然后,他就再也沒能跳出來。

    夜深人靜,電視已經關了,角落里忽然響起聲音亢奮的雞叫,那是上好的鬧鐘。

    井九抬起頭來,確認時間已經過了十二點,這也就意味著九天已經結束。

    他還沒能學完物理,至于最簡單的數學嘛……他暫時不想記起這個名字。

    他關掉電腦,躺倒在椅子上,從身下抽出軟墊抱在懷里,側身卷起,看著衣柜上的那張照片發呆。鐘李子被鬧鐘驚醒,揉著眼睛從臥室里走出來,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幕畫面,覺得他好生柔弱可憐,擔心問道:“沒事吧?”

    “我的推算能力舉世無雙,我是絕無僅有的天才,想當年我只用了九天時間便學會了生活的一切,甚至連砍柴做飯插秧都學會了。”井九抱著軟墊,看著照片上那只笑容可惡的黃貓,有些不理解說道:“為什么現在不行了呢?難道是因為這個世界層次太低,影響到了我的思維速度?”

    鐘李子隱約聽明白了他的意思,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心想這可不是死記硬背,就算你是星河聯盟里最強大的電腦也不可能在九天時間里解決所有學科里的問題啊。

    在科學領域里本來就有很多問題是無解的。

    無論歡樂還是悲傷、悵然還是自責,對修道有成的仙人們來說都只是瞬間的情緒。

    井九很快便不再想這件事情,起身在茶幾上拿起筆,在紙上寫下了兩個詞。

    “年。”

    “機器人。”

    ……

    ……

    太平真人死前連續問了井九兩次:年是什么呢?

    井九在那個實驗室里醒來的時候,聽到那兩個科學家說自己是液態金屬機器人,那么機器人又是什么呢?

    這些天通過閱讀與學習,他對年與機器人這兩個概念有了非常深刻的認知,從詞根源頭到各星系文化特征、從三定律到人工智能蘇醒……可是他還是無法回答這兩個問題。

    鐘李子這時候想的卻是另外一個問題。

    她湊過去看了一眼,問道:“紙很貴的……你為什么不記在電腦上?”

    井九說道:“我還是習慣用紙筆。”

    鐘李子心想,果然是上層的有錢人啊,或者是那些喜歡復古風的老人。

    井九忽然望向她的眼睛,眼神非常深,仿佛要看到她的心里。

    鐘李子有些害羞,下意識里想要轉頭避開。

    井九用無比動人的聲音說道:“不要動。”

    鐘李子緊張到了極點,雙手微微用力抓著睡衣,心想我們認識才十天,這也太快了吧?十余息后,井九完成了對她虹膜的全部掃描,滿意地點點頭,說道:“怎樣才能發出一條信息,讓整個世界,不,整個宇宙的人看到?”

    鐘李子愣住了很長時間,兩團紅暈以肉眼呆見的速度出現在臉上,這次絕對不是害羞,而是惱怒。

    很明顯的證據就是她的滿頭銀發飄了起來,明明房間里沒有一縷風。但這種誤會根本無法說出口,她深深地吸了兩口氣,又想著醫生的叮囑,強行冷靜下來,面無表情說道:“只要有錢,什么都可以。”

    井九心想這片街區雖然貧窮,但多去幾家取些錢應該能湊不少,說道:“我可以解決。”

    鐘李子聽到這句話,眼睛微亮,心情變得好了很多,開始認真地給他出主意:“就算有錢買廣告讓整個星河聯盟的人都看到,也有人看不到,比如會員就可以免廣告。”

    她是一個很聰明的少女,很快便判斷出井九把信息發出去是在尋找什么。

    井九說道:“那什么東西最吸引人看?”

    鐘李子說道:“小說?”

    井九想著電腦里某個極深的文件夾里的言情小說合集,生出了一些懷疑。

    他最不明白的就是為什么有人會寫小說,還有很多人愿意看小說,不管是在朝天大陸還是在這里。

    如果想通過故事感受一下不同的人生,完全可以在自己的意識里建筑新世界,創造人物,然后讓他們按照你想要的情節走向彼此發生聯系,打生打死,愛來愛去,繼而產生無數種模式不同的愛恨情仇、生離死別……而且這個世界的法器很發達,就像還天珠一樣,既然可以生成擬真的人物形象,為何還要看文字?

    鐘李子說道:“故事是基礎,在這個基礎由光艙進行處理,人們便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成角色,讓他們在故事里進行扮演,如同活過來一般,你……怎么會不知道這個?”

    井九心想故事里那些離開的人就算通過這種方式活過來,可他們還是死了,說道:“那我要寫一個小說。”

    “那你應該先發布在學院網上,如果有足夠的訂閱,便可以用錢買資格,發布到星域網上。”

    鐘李子看著他的眼睛認真問道:“你這個故事好看嗎?”

    井九說道:“這是一個關于景陽的人的故事,人物性格鮮明,情節曲折多變,文字清新準確。”

    是的,他要寫的就是朝天大陸這一千多年的故事。

    如果這個世界里有朝天大陸的飛升者存在,比如青山宗的開派祖師,比如純陽真人,他們看到這個故事后一定會找過來。

    宇宙太大,人類的數量太多,他很難找到那些飛升的前輩與同道,而且外面有戰艦,有那種用仙氣引發爆炸的法寶,有危險。留在這個不起眼的街區里,等那些同道來找自己是最好的方法。

    當然,他最希望來的是雪姬。

    如果過段時間還是沒有人來,他便會進入云霧里的高臺、宇宙里別的地方去尋找新的線索。

    “你到底在尋找什么?”鐘李子問道。

    井九說道:“我在尋找一個答案。”

    鐘李子有些好奇,問道:“什么答案?”

    井九說道:“我是誰。”

    鐘李子看著他同情說道:“哲學書就別看了,看傻了怎么辦?”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