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六章又一個九天

    鐘李子一直數著日子、數著錢在生活,因為父親的緣故新世學院免了她的學雜費,但活著總是要吃東西的,更重要的是,治病的藥不能停,而且她在心底深處還有一絲希冀,萬一將來能夠參加第三次基因改造,治好自己的病呢?

    在學院里勤工儉學掙不著錢,昏暗的平民街區也找不到兼職,她更不敢去上面尋找什么冒險的機會,那便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房子分租出去。

    她很早便在學院網里掛出了合租招募通知,做好準備如果有人愿意來,自己就把臥室讓出去、去書房住。但有資格在學院里讀書的學生,沒有誰愿意來最底層的街區,招募通知發出去了很多天始終沒有回音。

    今天卻忽然來了一個,而且沒有打電話,直接找上了門來。這不符合常理,讓她有些警惕不安,尤其是對方戴著帽子、把帽檐壓得極低,看著就像電影里的那些變態兇手……但是……這個人的聲音怎么這么好聽呢?

    戴帽子的少年就是井九。

    他沒有想到自己這幾天學到的常識并不足夠,也想不到房門之所以會被打開是因為自己的聲音。

    他的說話都是跟著新聞里的主持人、記者學的,可謂是字正腔圓、嗓音動人,正是傳說中的播音腔。

    播音腔不就是用來說服人、令人相信的嗎?哪怕說的是假話。

    “請進。”

    鐘李子把對方讓進家里才覺得自己有些冒失,強自鎮定請他在椅子上坐下,給他倒了杯清水。

    井九從身下取出一個墊子放到左側扶手下方,動作很是自然,然后指了指茶幾示意放在那里就好。

    鐘李子微微一怔,心想這人倒是不見外,清了清嗓子,說道:“我想先看看你的身份證。”

    這個常識井九還是知道的,但事發匆忙,更準確來說是因為懶所以他沒有準備。

    他直接摘下了帽子。

    在朝天大陸,他的臉便是通行證,難道在這里也好使?

    房間變得異常安靜,鐘李子看著他的臉,微張著嘴,震驚地半晌說不出話來。

    井九說道:“我有不方便的地方。”

    鐘李子是個很聰明的少女,從震驚中醒來,隱約猜到了些什么,沉默片刻后咬牙說道:“那我要加錢。”

    井九當年與趙臘月游歷的時候有過極深刻的教訓,知道金錢的重要性,早就做好了準備。

    他從口袋里取出了一塊金幣放到了桌子上。

    昨天夜里他在電腦里查了一下這片街的房租信息,去一家黑市游戲廳取了件運動服,順便從那個大腹便便的老板的保險箱里拿了一塊金幣。

    這塊金幣約摸有三指寬,上面用激光工藝鐫刻著極復雜的圖案,是星河聯盟的通用貨幣。按照他查到的金屬兌換信息,這塊金幣足以支撐這樣的房子整整三年房租,他只打算在這里停留九天時間,應該綽綽有余。

    鐘李子再次震驚,不是因為數目太大,而是因為……不管是星門還是別的星系都是用信用點進行交易,誰還會用現金?更重要的是這種金幣發行量不多,除了黑市上流通一部分,絕大多數都是被上面的人們當成收藏。

    這個少年好看的不可思議,隨便坐在椅子上,自有靜貴之氣,怎么也不可能是在黑市里打混的家伙。

    鐘李子再次確認自己的猜測,他肯定是上面的人,問道:“合租招募通知里的條件你都看了?”

    井九嗯了一聲。

    鐘李子心想大人物果然都像電影里演的那樣沉默寡言,問道:“你有什么意見?”

    井九像幽靈一樣在這個家里生活了好幾天,知道這個小女孩不喜歡什么,直接說道:“每天晚上八點我要看一個小時新聞,我不做飯,你走后才會用廁所,家里保證每天原樣。”

    至于什么費用分擔、保持清潔、不準帶人回來之類的事情,他提都沒有提。鐘李子卻是滿意的不行,這種從上面跑下來的人想來不可能有什么朋友,潔癖肯定比自己還嚴重,那還有什么擔心的,而且他還生的這般好看。

    “成交。”她站起身來,準備帶著井九去參觀一下臥室,然后把自己的寢具搬到書房去。

    井九站起身來,走到書房門口說道:“我睡這里。”

    鐘李子說道:“這是書房,地方太小。”

    井九需要看書,而且那個小窗戶可以看到遙遠的宇宙一角,可以防備那種戰艦用小恒星來轟自己。

    他有些不禮貌地自行打開房門,假裝審視了一番,說道:“就這里。”

    鐘李子見他不是客氣,有些不安說道:“那……我給你減些房租?”

    “不用。”井九的視線落在茶幾上,看著那臺電腦說道:“如果你不介意,平時可以把電腦借我用用。”

    那塊金幣足夠夠買幾臺最新型的民用電腦,鐘李子自然不會介意,在書房里替他鋪了個小床之后,便把電腦交給了他。

    ——這個少年挺好的,雖然有些沉默寡言,而且拒絕了自己難得的共進晚餐的邀請。

    鐘李子看著書房緊閉的房門,在心里這樣想著,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推開房門說道:“密碼……”

    電腦里沒有什么隱私,也沒有什么需要保密的東西,只是她忘了把密碼告訴井九。

    井九回頭看了她一眼,嗯了一聲,表示疑惑。

    電腦屏幕已經亮了,上面有很多藍色的數據字節快速滾動。

    “沒什么。”

    鐘李子快速搖頭,就像個小狗一般,轉身逃一般出了書房,沒有忘記替他把門關上。來到軟椅上,她抱著毛絨絨的玩具,望向柜子上的那張照片,沉默很長時間后,輕聲說道:“小黃……他還是個電腦高手呢。”

    井九接觸電腦才幾天時間,他有可能是個高手,就算不是將來也必然會成為一個高手。

    但他不需要密碼就能打開鐘李子的電腦,與云鬼破解之類的本事沒有任何關系。

    這幾天他一直在用這臺電腦,為了方便,早就在鐘李子睡著的時候把她的指紋復制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他忽然想到最重要的那件事情,抱著電腦走出了書房,對鐘李子說道:“你能幫我登入學院網嗎?可以加錢。”

    不待鐘李子說話,他便把電腦舉到了她的眼前,對準了她的眼睛。

    鐘李子有些茫然,心想說好的電腦高手呢?

    ……

    ……

    井九不是沒有想過,把鐘李子的虹膜復制下來,那樣他不介意繼續在這個房間里繼續做幽靈。問題是虹膜比較復雜,需要觀察足夠長的時間,他沒辦法盯著她眼睛看還不讓她發覺,而把她弄睡著再翻開眼皮來看也有些不雅……

    好吧,本質上來說他知道自己終究是要進入這個世界,才能掌握這個世界的所有,所以從幽靈變回人類是遲早的事情。

    這個房間他比較熟悉,這個銀發少女他也已經很熟悉,既然如此,這就是最好的選擇。

    接下來的這些天里,他白天的時候看電視看書,晚上的時候等她回來便登陸學院網開始學習,除此之外什么事情都不做。

    鐘李子注意到配給的食物沒有變少,而且他很少休息,不禁有些擔心。

    ……

    ……

    第一天,井九學完了星河聯盟標準教材里的語文、各行星方言細則的所有課程。

    第二天,他學完了所有的天文地理課程。

    第三天,他學完了所有的生物學、化學課程。

    第四天,他開始學物理,覺得有些難。

    第五天,他決定轉換一下思路,看了看美術、音樂等藝術類相關教程,覺得沒興趣,看了幾百本哲學與神學類書籍,發現與朝天大陸差不多。

    第六天,他重新開始學習物理。

    第七天,他繼續學習物理。

    第八天的晚上,鐘李子終于注意到他的臉色有些難看,問道:“遇著什么問題了?”

    井九心想達者為師,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轉動電腦對準她。

    鐘李子看著電腦屏幕上的問題,沉默了會兒,問道:“你這幾天都在研究最小能量常數?”

    井九嗯了一聲,說道:“量子這個名字很有意思。”

    “但很難……”鐘李子像看怪物一樣看著他,說道:“你確定我一個新世學院的普通學生能懂這個?

    井九哪里知道這個世界的平均知識水準,說道:“我覺得天文物理更有意思,但有些問題暫時想不明白。”

    鐘李子心想遇事不決怪量子,那玩意兒我確實不懂,但天文這方面簡單啊,興致勃勃說道:“哪里想不明白?”

    井九問道:“宇宙大爆炸之前是什么?”

    鐘李子默默起身,去接了杯清水。

    井九接著說道:“按照你們的說法,宇宙產生之前就沒有時間這個概念,所以問之前發生什么,本來就是一個不存在的問題。”

    鐘李子想著教授好像是這么說的,趕緊說道:“不錯不錯。”

    “也許這種說法是對的。”井九想了很長時間,最終給出了自己的判斷,“但我不喜歡。”

    鐘李子險些一口水噴了出來,心想難道物理規則會因為你不喜歡就會改變?

    她越發擔心這個少年的精神狀態出問題,問道:“你為什么不看看武道修行、基因改造方面的教材?”

    井九說道:“末道。”

    他不再理她,重新望向電腦屏幕。

    看到某位科學家的高弦理論假設時,他想到了南忘的劍弦,接著想起了朝天大陸。

    他起身走到窗邊望向高處的宇宙一角,心想算時間,老談應該已經出來了吧?

    ……

    ……

    (老談有沒有出來是一回事,大道朝天的簡體書是真的出來了,應該是十一月二十號在各地書店上架,但現在已經開始在網上預售了,出版社讓我趕緊和大家說一下,因為雙十一很多書店會有券,大家想買實體書的抓緊時間去預訂,把券領了可以省錢……嗯,我是真沒想到做為一個雙十一下定決心什么都不買的人居然會在雙十一開始賣東西……世界太奇妙了,相關鏈接我會發在今天的公眾號里,謝謝大家。)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