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四章第一次接觸

    朝天大陸能夠擁有如此多金屬礦產,并且愿意毫無審美地擺出來的地方,除了東易道王府便只有那幾個器宗的山門。

    井九以為這里也是仙界的某個器宗山門,在某座極深的大山里。

    既然如此,劍光一直向上飛便應該從峰頂出來。

    他準備看一看這個世界的全貌,比如遠方的山川以及近處的河流。

    他沒有想到的是,飛出來后卻還是在地底。

    頭頂沒有碧藍的天空,只有極高處有一片很小的黑色空間,深深隱隱有些星辰。

    那里可能是他曾經停留過的宇宙。

    四周一片昏暗,豎著的高高的燈桿上散發著說不清楚明亮還是暗淡的光。

    安靜的街道上沒有人,兩側的建筑里只有不多的房間里亮著燈。

    那些燈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質做的,竟比夜明珠散發的光毫更加穩定,沒有任何閃爍。

    最近處的建筑是幢五層小樓,唯一亮著的房間光線有些閃爍,他有些好奇,飛了過去,很快便來到了窗外。

    他看到一個銀發少女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手指還落在一件法器上,應該是正在操作的時候睡了過去。

    緊接著他注意到屋子里有道光幕,上面不停轉換著畫面,便是那些閃爍光線的源頭。

    他望向那道光幕,隱隱聽到一些聲音,也聽懂了那些語言。

    ——這個世界的軍隊正在宇宙的某個角落與敵人做戰,獲得了極大的勝利。

    看著光幕上那個飄浮在宇宙里的黑色怪物,他微微挑眉。

    本來他準備直接離開這里,若有人敢攔他,他便像當年那樣一劍殺之,反正這個落后的世界沒有什么能夠威脅到他,這時候想法卻有些變化。

    那個死去的怪物,就像巨大的黑色無柄蒲公英,不正是他曾經遇到過的域外天魔?

    那些對準域外天魔的劍舟模樣的飛行器,不就是那些燃燒的飛劍?

    域外天魔明顯是一種以吞噬、死亡為目標的物種,是朝天大陸的威脅。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而且無論從哪方面來看,這個世界里的人類與朝天大陸的人們必然有著極深的淵源,甚至應該是同源。

    他看了眼那個沉睡中的銀發少女,心想那就注意一下,離開的時候不要殺死太多這里的人。

    忽然,銀發少女的臉被照亮,房間里的光線驟然變強,一片光明。

    他回首望向那道光幕,只見上面的那些戰艦集體發射出筆直的光線,向著遠處的十余只域外天魔而去。

    那些光線很粗,即便隔著窗戶與光幕,也能感受到里面蘊藏著的威力。

    天劫時最初遇到的那些閃電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忽然,那道光幕變得雪白一片。

    黑暗宇宙空間里的某個點爆炸了。

    難以想象的光向著四面八方涌去,瞬間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球。

    那個火球的模樣,讓他很容易便聯想到了朝天大陸外的那顆白色火球以及最后看到的那顆巨大的紅色火球,難道那個火球里也都是仙氣?

    這個世界居然有這樣的法寶,還真的有些可怕。

    到底還是仙界啊……仙氣的數量竟是如此之多,雖然這種方式極為笨拙,對仙氣的利用非常浪費,效率極低,但朝天大陸的通天大物只怕也承受不住。

    他對這個世界的評價提升了幾個檔次。

    他抬頭望向那片很小的夜空,視線穿越過云霧看到了建筑風格明顯不一樣的十幾個平臺,看到了衣著明顯華麗很多、入夜也不肯睡去的人類,看到了宇宙深處。

    那里緩緩飄浮著數艘戰艦,與光幕里出現的那戰艦幾乎一模一樣。

    那些像天劫閃電般的光線,那個威力極大的仙氣武器……都是從這種戰艦上發出來的。

    “嗯……先看看再說。”

    井九沒有什么心理掙扎,毫不猶豫做出了決定。

    他伸手破壞了那個明顯是用來警視的小法器,推開窗戶走了進去。

    不知道是因為窗外來了風,還是屋里來了個不速之客讓氣息有了些細微的變化,躺在椅子上的銀發少女翻了個身,有醒來的征兆。

    井九看了她一眼,她頓時放松下來,重新進入了深度睡眠。

    光幕上的畫面已經變了,不再是那些戰艦與燃燒的火球,變成了室內的圖景。

    一個女子穿著極緊的衣服在那里跳舞,舞蹈的動作在他看來毫不優美,只是一些機械動作的重復,那女子似乎很累,不停地喘著氣,卻不知道為什么還要不停地說話

    井九想要了解這個世界,卻發現這個世界有些費解,怔了片刻后從銀發少女的懷里拿起那個法器研究了起來。

    他試著送了一道劍元進去,屏幕上微微一亮,然后再次熄滅。

    這個法器不如朝天大陸的法寶高階,復雜程度猶有過之,里面還隱藏著很多精巧的小法器,所以極為脆弱,稍不注意便可能毀掉。

    既然不能用劍元直接占取,那便試著找找開關吧。

    他再次用劍意仔細地觀察這件法器內部的構造,就像在實驗室里一樣再次找到了中樞,接著注意到法器下方的一個圓形按鈕。

    從圓形按扭的大小與形狀來看應該與手指有關,他拉起那名銀發少女的右手,把她的食指按了上去。

    嗡的一聲輕響,法器里的元氣流動加快,光滑的那一面亮了起來,出現一個畫面。

    他下意識用手指點上畫面里的某個圖標,畫面立刻變了。

    然后他不停地點了起來。

    光幕上的畫面不知何時熄滅了,變成一片虛無。

    屋子里的光線依然閃爍不停,來自他打開的那個法器。

    ……

    ……

    沒過多長時間,屋子里忽然響起雞叫的聲音。

    井九望向聲音起處,發現沒有雞籠,而是一個很簡陋的小器物,里面有某種彈膜一般的事物正在不停顫動,模擬出雞叫的聲音,上面的奇怪符號正在閃爍不停。

    銀發少女像行尸走肉一般慢慢起身,走到鬧鐘前關掉,又重新躺回椅上,過了很長時間才漸漸清醒過來。

    整個過程里她都沒有發現井九的存在。從她醒來的那一刻開始,井九便一直站在她的身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怎么又睡著了……

    銀發少女咕噥了一聲,打了個呵欠,揉了揉眼睛,然后發現電腦居然沒有休眠。

    她望向屏幕看了兩眼,忽然整個人都僵住了,片刻后驚聲尖叫了起來:“啊!我的稿子!我的論文!是誰刪了!我寫了半個月啊!小黃你個王八蛋的!是不是你弄的!”

    這時候她才想起來自己的貓前些天已經死了,看著前方的柜子,慢慢低頭用雙手抱住,沉默了很長時間,

    井九順著她的視線望去,發現那個柜子上有張照片,照片里是這位銀發少女,她懷里抱著一只黃貓。

    同為養貓人,他很確定這個屋子里沒有貓,也沒有貓的味道。

    原來是這樣。

    ……

    ……

    銀發少女沒用多長時間便冷靜下來,洗漱、喝水、吃藥,然后坐到椅子上開始沉默地吃早餐。

    井九就像個幽靈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看著她洗漱、喝水、吃藥、沉默地早餐,然后打開那個法器開始輸入什么。

    他把這個屋子所有的用具、她的所有動作細節都記在心里。

    吃完早餐后,銀發少女便出門去了,不知道要做什么。

    井九沒有跟著她離開,靜靜站在廁所里,聽到房門被反鎖的聲音才走了出來。

    他走到柜子前,看著那張照片里面的那只黃貓,沉默了會兒。

    照片是立體的,里面的人與狗就像是真實存在,有一種極為鮮活的感覺,就像昨天夜里他看到的那道光幕。

    對這些他并不驚訝,還天珠也能做到而且做的更好。

    他坐到那把椅子上,有些意外于感覺很舒服,調整了一下躺姿,按照銀發少女做的那樣拿起遙控器打開了光幕,準備看電視。

    是的,他現在已經知道這個東西叫電視。

    光幕從虛無里生出,開始出現圖面,還有聲音。

    他看了一段時間,開始學著說話:“據本臺……”

    嘀。

    房間里忽然響起了刺耳的報警聲。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