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三章當然不回頭

    當井九剛舉起右手的時候,那兩名科學家便緊張地喊了起來。

    “住手!不要嘗試!”

    “你瘋了嗎!就算你是最厲害的液態金屬機器人,也不可能突破力場啊,會受傷的!”

    井九聽懂了這兩個人說的話,但不是很明白那些詞語的意思。

    力場又是什么?與前面說的能量場有什么關聯?機器人又是什么?那個力場不可能突破?這又是什么意思?

    醒來的第一時間,他就用劍識做了一遍內觀,確認體內的仙氣數量恢復了一些。

    在朝天大陸他都沒有對手,這個落后的地方哪有法寶能擋住自己?

    啪啪啪啪,無數聲清脆的響聲回蕩在空曠的實驗室里。

    數百道劍光從他的手掌與空氣之間生出,然后以極快的速度繞行一圈,最后又回到他的身邊。

    他居然沒能打破這道無形的屏障!

    感受著四周空間被扭曲的感覺,井九心想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能量場或者力場?

    朝天大陸也沒有什么法寶能夠完全改變空間的結構。

    這個仙界有些落后,但有些意思。

    他退后兩步,望向那些金屬墻壁,眼眸深處亮起一抹劍光,很快便在金屬墻后的數千種法器與元氣流動里找到了相對薄弱的地方,也找到了中樞。

    手指破空而出,一道冷艷至極的劍光向著金屬墻壁射去,卻在半途便被那道無形的屏障擋住,劍光倏地一聲折回,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道無形屏障能攔住萬物一劍,居然也能夠攔住無實質的劍光,井九的臉色認真了些。

    ……

    ……

    看著那些繞著高臺飛舞的劍光以及最后井九揮出的那抹劍光,那名男科學家蹲在儀器臺下方,抱著腦袋,驚聲喊著:“這是什么東西?是三型凝光嗎!難道這是個人型激光武器!”

    待他看到那抹劍光被能量場彈回落在井九身上后,更是大驚失色,揮舞著手臂緊張喊道:“小心點!小心點!別把自己弄傷了!”

    女科學家用盡可能平穩的語氣說道:“請冷靜下來,我們應該談談,我們對你沒有惡意,不要再嘗試了,沒有人能突破能量場,這樣只會傷害到你自己。”

    井九能夠聽懂他們的語言只是不會說。

    這不是他拒絕對話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在于那道無形的屏障攔住了他的去路,就像是一道柵欄。

    這里是一間囚室,他是囚徒。

    在被囚禁的狀態下談判是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他望向那兩名科學家。

    視線相對。

    男科學家的眼神變得有些迷離,女科學家的呼吸變得有些沉重,忽然轉身走到控制臺前。

    他們不是被井九的美色所惑,而是精神世界出現了一道強大的意志,無法抗拒。

    那道叫做能量場的無形屏障可以扭曲空間,擋住物質以及劍光,意識卻可以穿透過去。

    井九命令那兩個人放開自己,卻發現這種精神控制無法做到絕對精確。

    兩名科學家坐在控制臺前,神情茫然,不知道要做什么,手指在上面無目的移動著。

    遠處有人正在向這邊走來,應該是那個叫做能量場的東西引發了注意。

    井九望向墻壁后方先前發現的中樞,再次向那兩個人傳遞過去自己的意志。

    ……

    ……

    一道淡藍色的光罩顯現然后消失,那道無形屏障被解除了。

    井九離開時想到一件事情,轉身走回已經昏迷的二人人身邊,想了想脫掉那位女性的外衣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衣服自然不如神末峰洞府里的那十幾件白衣,好在也是白的,而且女性的衣物總要潔凈些。

    室外是個更大的空間,不知道有多少層,無數條或明或暗的通道穿行其間,從墻壁到地板再到通風管,絕大多數事物都是金屬的。

    井九再次確認這里是一個礦產資源極豐富的世界。

    行走在金屬地面上很難不發出聲音,就在這段時間里他便聽到了至少數十個人的腳步聲從各個地方傳來。

    他沒有任何聲音,也不擔心被任何人發現。

    域外天魔都做不到的事情,這里的人們又怎么能做到。

    他走在一條很長的通道里,上方灑落的光線很自然,有些偏暗,自然地想到了青山劍獄下方那條通往師兄囚室的路。

    忽然,他察覺到有兩道氣息波動從通道兩頭高速掃來。

    在宇宙里他可以偽裝成隕石,在這里他能扮演成什么?字紙簍嗎?還是說變成一只蝴蝶飛走?

    就在那兩道氣息波動快要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化作一道劍光,向著右側閃去。

    悄無聲息,無比堅硬的金屬墻壁上出現了一道極小而鋒利至極的縫隙。

    ……

    ……

    金屬墻壁的那頭是一個不大的房間,放著一些杯子與他不認識的事物,從那些事物隱而未發的元氣波動來看,應該是某種法器。

    房門被推開,兩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人走了進來,看著他微微一怔,點頭致意后便開始忙自己的事情。

    ——看來這種白色衣服就是他們用來判別彼此身份的依憑。

    井九心想大概就像修行界的那些宗派服飾一樣,比如青山宗的劍衫。

    嘀的一聲輕響,沸騰的水倒進杯子里,升起淡淡的茶香。

    井九其實沒有嗅覺,但能分析出那些香味的細微區別,確認比顧清煮的茶差上三萬三千多倍。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那個法器轉換靈氣的方式很巧妙,燒水要比神末峰的銀炭爐與鐵壺快多了。

    一名男人端起一杯茶,問道:“要來一杯嗎?”

    井九注意到此人的手上戴著一個金屬環,另外那人的手上也有,再想到先前被自己弄昏的二人也有,心想這大概便是令牌一類的東西。

    他搖了搖頭,向室外走去。

    那人也沒有怎么在意,端起茶杯到唇邊吹了幾口氣,忽然怔住了,有些失神。

    同伴問道:“怎么了?”

    “這兩天實驗可能有些辛苦,剛才有些眼花。”

    那人喝了口茶,自嘲想著不然剛才眼前怎么可能出現那樣好看的一張臉。

    ……

    ……

    井九想弄一個手環很簡單,但如果那個手環需要與所有者的氣息相配才能離開……那確實有些麻煩。

    他來到一個偏僻而安靜的房間里,看著屋頂那些繁如蛛網的管道,發現自己的心情竟有些罕見地亂了起來,就像這些管道一樣。

    不是對未知的恐懼,未知只會讓他感到興奮,也不是對危險的警惕,那只會讓他有更明確的存在感,繼而喜悅。

    他只是覺得要做這些純粹事務性、流程性、無意義的事情,比如躲避、換裝、查看然后離開,真的很煩。

    他這樣做,是覺得仙界就算比想象中要落后很多,但畢竟是仙界,自己應該低調一些。

    但這樣真的很煩,而且很浪費時間。

    他看著屋頂的那些管道,毫無來由地便決定改變做法。

    房間里生起一道微風,帶走了他的身影。

    屋頂的管道上出現數十道裂口,然后紛紛倒塌,就像是被斬斷成無數截的大蛇。

    戒備森嚴的基地核心地帶,出現了一道明亮至極的劍光。

    那道劍光向上飛去。

    無論攔在前面的是最堅硬的合金夾層還是最耐高溫的復合材料,遇到那道劍光便會破開。

    最可怕的是那道劍光的速度非常快,基地的監控設備根本無法清楚地捕捉,只能模糊計算出速度應該已經超過了羽級戰艦。

    地底空間里響起刺耳的警報聲,各層平臺里的警示燈光開始快速閃動,機動護衛以最快的速度出動,實驗室開始進行分區隔離,電腦里的絕密數據開始做深層備案。

    在所有的這些事情剛剛開始的時候,那道劍光便已經飛出了基地,來到了通往外界的唯一入口處。

    這里的崖壁里有一個強大的自動武器基臺,安置著威力極大的激光主炮,這時候已經開始調姿,對準了出口。

    井九不知道是什么激光主炮,但感覺到前方隱隱有危險的感覺,想也未想便是一揮手。

    數十道劍光從他的手上飛出,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落在崖壁之間。

    那臺激光主炮剛做好發射準備,便被削成了一堆廢鐵,劍光依然未止,深入自動武器基臺,不知道砍中了什么,引發了一場爆炸。

    轟轟轟轟!爆炸聲不絕于耳,熾烈的火焰與氣浪噴涌而出。

    井九沒有回頭。

    他發現自己的速度確實變慢了,不能與在朝天大陸的時候相提并論。

    這個世界的層次看來確實有些低。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