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正文 第二章實驗室里的囚徒

    井九收回望向宇宙的視線,轉身打開門走到客廳里,摘下帽子坐到了那張帶著軟墊的椅子上。

    這個世界的文明確實相對低級,但也有些可取之處,比如這種椅子比他的那把竹躺椅還要舒服。

    鐘李子拿著梳子正在細心梳理自己銀色的長發,看著他若無其事地走出來便是一肚子氣,正準備嘲諷他幾句,忽然看著他摘下帽子后露出的臉,頓時沒了脾氣,聲音也變得溫柔了很多。

    “要到時間了嗎?說起來你怎么對新聞這么感興趣?難道你是從上面來的?被后媽害了?”

    她對這張臉真的是毫無抵抗力,不然前些天也不會接受對方合租的請求。

    要知道對方拿不出身份證明,什么都沒有。

    不過她并不害怕對方會做什么,這個少年實在是生的太好看了,不管是要去掙錢甚至是去往云里的上層與那些大人物結識都有的是方法,正所謂恃靚行兇,哪里還需要用什么暴力。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是新世學院的學生,擁有著超過普通人的戰力,這個少年怎么可能是她的對手?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張好看到了極點的臉,她也才會被對方欺騙,答應用自己的名義把那篇小說傳到了學院網里,結果誰知道得到的評價竟然如此糟糕……

    “現在的人類不像遠古文明時那樣強大,但掌握基因改造的方法后人人都能修行真氣,像你寫的這種傳統修仙小說真的很難讓人覺得有吸引力。”她看著井九語重心長勸說道:“就像你書里寫的那些破海境劍修,聽著很強大,很唬人,但飛劍的速度這么慢,連戰艦都追不上,怎么打?就算他們確實比現在的人類強者厲害,也厲害不到哪里去,怎么可能讓讀者產生強烈的情緒沖擊?除非你寫的修行者能夠一拳毀掉一顆恒星,那還差不多。”

    井九現在知道恒星是什么,說道:“沒有人可以。”

    以他的境界實力都無法毀掉一顆恒星,朝天大陸別的修行者自然也不行,更不要說這個低等文明。

    “聽說現在一種最強大的恒星級武器……”鐘李子壓低聲音,湊到他耳邊說道:“可以直接毀滅一顆恒星,只不過現在的問題是無法收集到足夠的能量,據說也是恒星級的。”

    井九心想這真是毫無意義的一句話。

    如果有法寶可以把那種燃燒的火球里的仙氣盡數吸收,那還毀滅它做什么?

    忽然有音樂聲響起,他知道還有一分鐘就要開始了,從軟墊上坐直身體,望向前方的那道光幕。

    每天晚上八點鐘,那道光幕都會播放一種叫做新聞的東西,就是把這個世界發生的重要事情說一遍。雖然他不理解為什么要做這種事情,但對他這個異鄉來客而言,這是了解這個世界的重要信息來源,不愿意錯過。

    鐘李子又倒了杯清水,吃了些藥片,拿了份纖維素隨意吃了幾口便算是結束了晚飯,對他繼續說道:“飛升前的內容要不要修改一下?反正還沒有更新出去。咱們加強一下青山宗與中州派的矛盾,另外再弄些恩怨情仇出來,比如白真人與柳詞當年到底有沒有發生什么,后來又是怎么形同陌路?再比如趙臘月與白早之間……”

    井九心想顧清都已經那樣了,難道還不夠嗎?

    他寫大道朝天這本小說,自然有其深意,需要盡可能讓更多人看到,只能通過這個小女孩發表,但被說的多了難免還是有些煩,轉身望向銀發少女的眼睛想要說些什么,最終還是沒有說話。畢竟是低等文明,能要求他們什么呢?

    鐘李子被他這樣看著,不禁有些微羞,輕聲說道:“書里面的井九就是你自己吧?真是自戀啊……不過……你確實挺好看的,你今年到底多大啊?”

    這時候新聞已經開始了,井九不再理她,望向那道光幕。

    鐘李子看著他端正的坐姿、專注的神情,覺得好生無趣。

    只有那些最上進的學生、最熱情的民眾才會每天晚上守著新聞,平民區的人誰會看這個?

    這少年真是個怪人,或者真有可能是上面的人。

    新聞上的畫面經過幾次變化,來到了一道巨大的金屬門前,記者正在采訪一位官員。那位官員說前些天的爆炸是一次意外事故,被及時地控制住了,無論對環境還是結構都沒有造成任何影響,民眾不用驚慌。

    井九有些意外,按照這些天他學習到的相關常識,這里的朝廷或者說梅會應該早就發出了通緝令,為何始終沒有在新聞上看到自己這張很容易被認出來的臉?難道說那個叫實驗室的地方并不重要?

    在這條新聞的最后,他在背景里遠遠看到了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有著一頭潦草的金發,有著一張很普通的臉,給他的印象卻很深。

    ……

    ……

    井九在實驗室里睜開眼睛之前,聽到了一段對話。

    他沒有聽說過這種語言,奇怪的是卻能明白那些對話的意思。

    有個男子表達了對他的愛慕,并且不在意性別。

    他睜開眼睛,看到了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有一頭金發和一張普通的臉,穿著一件白色外衣。

    他下意識里嗯了一聲表示疑問,又覺得不是很禮貌,于是從臺子上站起身來,向對方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這種事情在朝天大陸也不鮮見,有段時間甚至在東易道那邊很是盛行。

    當然,在朝天大陸的時候他不需要考慮禮貌這種事情,但這里有可能是傳說中的仙界,他覺得應該表現的低調一些。

    那兩名科學家是這個世界最上層的人物,不知道見過多少星河塵埃、離奇的物事,并沒有因為他的醒來而發出尖叫。

    不過他們依然很吃驚,盯著井九,眼睛一眨不眨。

    ——井九忘了自己沒有穿衣服,就像當年在鎮魔獄里一樣。

    他用劍識在四周掃過,在很短的時間里掌握了這個地方的環境以及所有細節,包括那些隱藏在金屬墻壁后方的細節。

    這個房間比神末峰的洞府要小些,但非常規整,充滿著一種簡單而又枯燥的美感或者說無趣感。

    令他有些興趣的是,放眼所見之處都是金屬,看來仙界的礦產要比朝天大陸豐富很多。

    至于那些光線閃爍、看著很精巧復雜的小法器,有些類似于那些器宗的手筆,只是里面的晶石太小,而且能量不純。

    相反,那些隱藏在墻壁后方的線狀法器里的能量非常精純,可是數量又有些不夠。

    最令他感到失望的是,無論是那些法器還是窗外的假光源,都表明這個世界對仙氣的利用是間接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不如原先世界里那些異大陸的水準。

    這里真的就是仙界嗎?

    怎么會如此落后?

    ……

    ……

    在很短的時間里他便得出了結論,回復了平靜,望向那兩個人,注意到對方發工資樣的視線,發現自己沒穿衣服。與域外天魔的那一戰如此可怕,那件白衣自然毀了,而他離開朝天大陸后也失去了與那個空間的聯系,無法把那些衣服帶在身邊。

    不然他怎么可能不把竹椅帶走?

    身為修道者,根本不在乎這些事情。

    他舉起雙手,準備向對方行禮。

    沒想到對方嚇了一跳,退后幾步喊了起來。

    那些語言他確實沒有聽過,卻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放下手來!這里有六級的能量場,就算是戰艦主炮都轟不開!”

    井九沉默了會兒,收回雙手向前走了幾步,果然接觸到了一道無形的屏障。

    能量場是什么意思?

    他居然沒有發現這道無形的屏障,這真的難以想象。

    最大的問題在于,為何會有這道無形的屏障?

    這些人是準備囚禁自己嗎?

    井九再次舉起右手,按在了那道無形屏障上。

    無數道劍光在他的手掌與空氣之間生出,照亮他面無表情的臉。 記住本站網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biquxu.com ”,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山东群英会基本走势图